甘肃临夏庆胜路发廊

来源:北青网焦点新闻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甘肃临夏庆胜路发廊剧情介绍

4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立法会35+初选,2月28日被警方以国安法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其中36名被告首次提堂后,不准保释被还柙3个月后,连同其余11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星期一再次提堂。
控方申请将案件再押后至7月8日提讯,以进行转介高等法院审理的交付程序,获法官批准。有被告代表律师要求控方交待审讯是否公开进行、会否有陪审团,以及控方认为案中各被告涉案的严重性,代表律师认为,这些元素影响审讯是否公平,以及各被告决定认罪与否和答辩方向。不过,法官听取辩方申请后未有批准。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半年后,香港警方国安处今年1月6日突然进行大搜捕,拘捕53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们策划及参与去年35+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其中47人2月28日被警方正式控告“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称为香港“2-28”事件。
民主派初选 47人案再提讯大批市民声援
民主派初选47人案是国安法实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检控,涉案的被告包括56岁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33岁的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区诺轩、33岁的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24岁正在监狱服刑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以及27岁的抗争派前区议员岑敖晖等人,涵盖民主派最激进及最温和的政治光谱,各被告3月1日首次被带上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控方表示,有大量数码资料要做验证,申请将案件押后至5月31日再提讯,并反对各被告保释。经过4日4夜的马拉松保释聆讯,最终只有11名被告以极严苛的条件获准保释,其余36人需要还柙拘留所。
36名被告被还柙3个月后,连同其余11名获准保释的被告星期一(5月31日)再次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在酷热及大骤雨的恶劣天气下,仍然有大约200名市民到法庭旁听,声援各被告,有市民高举标语及高呼“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加油”等口号。
刘慧卿质疑未审先囚对被告不公平
法庭提讯前,多家香港传媒报道,控方打算申请将案件再次押后到7月8日再提讯,以进行转介高等法院审理的交付程序,意味各被告面对的控罪,最高刑罚由区域法院的7年监禁,提高至高等法院审理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
到法庭旁听的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这么多市民到法庭旁听,声援各被告,反映社会有很多人不满国安法下“未审先囚”的情况。她批评控方未有足够证据就提出检控,又拒绝大部份被告的保释,令人质疑审讯是否公平、公正。
刘慧卿说:“即是我觉得如果你还未调查完毕,我想它(控方)在稍后(开庭时)都是这样说的。还要多搞不知几个月、几多年才调查完毕,你就查吧。你就先放那些人出来吧,你为什么要锁起那些人呢﹖即是香港以往不是这样做事情的,所以大家这么多人在这里,每个都很愤怒。”
控方申请押后至 7月8日提讯并转介高院
代表律政司的高级检控官罗天玮开庭时,向负责本案的国安法指定法官、总裁判官苏惠德申请,将案件再押后至7月8日下午2时,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提讯,以进行转介高等法院审理的交付程序。
代表袁嘉蔚的资深大律师祁志表示,本案的控罪涉及崭新的法例,各被告必须得知控方所指的控罪元素为何,又认为法庭应该给予更多时间,让律师代表给予被告法律意见。
辩方要求控方交代各被告涉案严重性
代表梁国雄、岑子杰及岑敖晖的大律师黄宇逸表示,控方应该在转介高等法院审理时清楚交代3点,包括审讯是否公开进行、会否有陪审团,以及控方认为案中47名被告的案情严重性,属于国安法第22条“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订明的“首要分子”、“积极参与”还是“参与”的角色,因为相关刑期有所不同。
黄宇逸强调,各被告有必要得到这些资料,因为这些元素影响审讯是否公平,以及各被告决定认罪与否和答辩方向。
黄宇逸表示,公平审讯受《基本法》保障,他引用终审法院在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涉及的国安法控罪保释申请判词,提及《港区国安法》包含了《基本法》所保障的权利。
另一名辩方大律师马维騉表示,他采纳资深大律师祁志及大律师黄宇逸两人的观点,他认为控辩双方就控罪有争议,在案件进行交付程序之前,或需要进行初级侦讯。
法官批准押后提讯辩方可考虑初级侦讯
法官苏惠德听取辩方申请后未有批准,他表示,根据《裁判官条例》法庭无权要求控方说明国安法下采用的审讯形式,只能够留待辩方直接向控方查询详情。
苏惠德又表示,明白案件的复杂性,如果被告需要更多时间索取法律指示,可于7月5日或之前,申请押后提讯日,批准控方将案件押后至7月8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提讯。
法庭提醒各被告,他们在下次提讯日至少7日前,会收到控方有关案中证据,包括证人口供等文件。被告在提讯日,需要决定是否要进行初级侦讯。若需要,将于裁判法院进行,由控辩双方传召证人争辩,有结果后才处理答辩。如果被告认为无需进行初级侦讯,就会在答辩后,转介高等法院审讯或判刑。
张超雄批法庭处理对被告不利
到庭旁听的工党前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控方申请转介到高等法院审讯,但是各被告到目前为止都未知道控罪的详细内容,就算他们想认罪都不知要认什么罪。
张超雄说:“决定7月8日回来(再提讯),他们(各被告)都要决定是不是认罪,但是认罪其实认些什么罪﹖那个罪引致的刑罚其实在国安法里面有三级,刚刚那个辩方律师都有说,即是其实它是究竟判3年以下、还是3年至10年呢﹖还是10年至无期徒刑呢﹖这个刑罚都不讲清楚给他们听,到时又要他(们)认(罪),他(们)要认些什么﹖又不跟他们解释,又不肯讲明即是去到高院的审讯,将来如果是不认罪的话,那个审讯是不是会没有陪审团呢﹖是不是公开审讯都不知道,即是叫辩方怎样去认罪呢﹖如果不认的话你又损失了那3分之一可以减刑的安排。”
张超雄质疑控方的安排对辩方并不公平,但是法庭对辩方的申请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转介到高等法院审理,他批评今次的处理看不到公义。
张超雄说:“但是我们很可惜,即是见到法庭(对辩方要求)并没有作出一个正面的回应,而只是知道转了去高院,这样高院的刑罚就可以这么严重(最高无期徒刑),但是自己是不是犯了一个这么严重的刑罚的罪行呢,又不知道。所以整件事我觉得真的我看不到一个公义,即是我估不到法庭那个审讯是,没办法做到至少是有一个公平,一个让辩方都有一个合理的一个条件及资讯,去决定他下一步应该怎样做。”
国安法产生震慑效果已超额完成
张超雄表示,大部份国安法的被告未审先囚,他认同国安法有产生所谓”震慑”的效果。
张超雄说:“那个‘震慑’的效果是其实会令到所有人都很怕,即是估不到一班希望推动民主、只是参加了初选的人会面对一个这么重的刑罚,所以我想这个是令到整个社会都‘窒(息)’了,我相信那个效果是已经‘超额完成’了。”
张超雄质疑,这些所谓“震慑”的效果对香港整体社会不会有正面的影响,甚至影响香港原有的多元及开放性的社会气氛,他估计接下来六四、7-1这些敏感的日子,当局都不会再让市民发声。
张超雄认为,北京纯粹用“震慑”去将所有的批评或者反对声音消灭的话,社会并不是和平,而是一个“死寂”,担心香港的社会特色会日渐消失。
张超雄说:“问题是除了‘震慑’、在这方面之外,其他东西、即是整个社会是不是仍然是可以继续这样行下去呢﹖即是我们是不是还是一个开放社会﹖我们还是不是一个国际社会,我们香港很多过去赖以成功的,我们的司法独立、我们的法治、我们整个社会一个开放的资讯,各方面是不是还可以这样呢﹖我就很怀疑,即是今时今日已经大家都不敢再讲、不敢再表达,那个‘震慑’亦都很强,接下来六四又说所有集会都是非法,我相信7-1亦都不会批准、即是7-1游行,那么社会变成'无声',但是人民的感觉不是没有不满的。”
11名被告继续保释26人没申请保释
案中11名获准保释的被告中,其中8人杨雪盈、刘伟聪、吕智恒、林景楠、黄碧云、何启明、施德来及彭卓棋,可按原有条件继续保释,而郑达鸿、柯耀林和李予信的保释条件有部分更改,亦可以继续保释。
前南区区议员袁嘉蔚星期一再申请保释,但法官拒绝,她亦放弃8天覆核申请保释的权利,另外8名被告赵家贤、刘泽锋、钟锦麟、吴政亨、吴敏儿、余慧明、范国威及王百羽的保释申请,将于星期二(6月1日)处理;前区议员谭凯邦及前立法会议员陈志全的保释申请会在星期三(6月2日)处理。
其余26名被告包括包括戴耀廷、区诺轩、梁晃维、徐子见、岑子杰、毛孟静、冯达浚、黄之锋、谭文豪、李嘉达、谭得志、胡志伟、朱凯迪、张可森、黄子悦、伍健伟、尹兆坚、郭家麒、何桂蓝、刘颖匡、杨岳桥、陈志全、邹家成、林卓廷、梁国雄及岑敖晖,星期一没有申请保释,继续还柙。

详情

甘肃临夏庆胜路发廊 Copyright © 2020

单身女人本人电话号码 附近人 大学门口车窗开一半 大学门口暗语2020 附近有没有小妹妹呀,约会布
附近有没有小姐? 手机号 附近哪里有卖B地方 莞式服务 大学门口停车约炮2020 附近人一百米到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