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塘有鸡叫吗

来源:中华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新塘有鸡叫吗剧情介绍

距離六四32周年紀念日不足一個月,今年亦是國安法實施後首次六四紀念日,香港支聯會能否繼續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成為各界關注焦點。支聯會數名成員星期日趁母親節,在旺角擺街站,收集六四悼念冊市民簽名以及派發蠟燭,呼籲市民毋忘悼念六四,並作出兩手準備,如果六四當日未能舉辦大型集會,可以將悼念燭光遍地開花,上載照片到社交網站。支聯會表示,就算警方反對六四燭光集會,但不能阻止市民在街上手持燭光,支聯會對六四死難者及天安門母親的承諾並不是“輕飄飄”的承諾,不會因受壓而輕易放棄。期間有警員調查支聯會街站。
今年是北京六四屠城事件32周年,香港支聯會今年以“為自由、共命運、同抗爭”為悼念主題。由於今年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次六四紀念日,支聯會能否繼續過去超過30年的傳統,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距離六四紀念日不足一個月,支聯會數名成員聯同“天安門母親運動”成員,星期日(5月9日)趁母親節,在旺角擺街站,收集六四悼念冊市民簽名以及派發蠟燭,呼籲市民毋忘悼念六四,支持六四事件失去兒女的天安門母親,以及因為反送中運動被判入獄的在囚者父母。
參與擺街站的支聯會成員繼續高呼被親中傳媒認為,違反《港區國安法》的五大綱領等口號,包括“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釋放民運人士、釋放所有政治犯、停止政治檢控、釋放所有政治犯。”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街站發言表示,支聯會已經根據法例向警方申請6月4日晚在維園舉行六四32周年燭光悼念集會,在警方未反對集會之前,支聯會仍然會呼籲市民當晚到維園參加燭光集會。
鄒幸彤強調,無論到時的情況如何,警方會不會突然反對集會,支聯會都會堅持六四當晚在維園、在香港有悼念六四死難者的燭光,支聯會亦會在六四紀念日前預先擺街站向市民派發蠟燭,呼籲市民兩手準備,6月4日晚上8點,無論身在何處點起燭光,將悼念的燭光遍地開花,上載照片到社交網站。
鄒幸彤說:“都是一個應變的措施,萬一當時(六四晚)、不一定萬一的,就是無論你在哪裡,你在香港也好、你在其他地方也好,我們今年會用一個‘hashtags’(主題標籤),#6432Justice,大家只要記得6月4日是點起燭光,拍一張照片的話,可以照樣上載到所有的社交媒體的平台,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我們還在堅持,六四一日未平反,我們都會繼續去堅持這個悼念,無論是在線上、在線下,我們要讓大家見得到,悼念的燭光不會因為政治的打壓而斷絕。”
鄒幸彤接受傳媒訪問表示,現階段警方並未與支聯會開會溝通有關六四燭光集會的安排,亦未有反對支聯會舉辦六四燭光集會,她認為不可以假設今年與去年一樣,警方以疫情為理由反對集會,她又認為現階段香港所有防疫措施都陸續開放,她強調不要先“假設今年在維園點燭光就是犯法”。
對於有意見認為,應該保存力量,不強求六四當晚在維園燃點悼念燭光,鄒幸彤回應表示,並不是支聯會要不要保持力量,其實是當局要“斬首”多少力量。
鄒幸彤說:“關於保持力量的爭論,其實大家見到現在的社會形勢,其實不是我們要不要保持力量,其實是政府它想去所謂‘斬首’多少的力量。除非你不去做這個民主的抗爭、除非你去放棄這個爭取,如果不是的話,有些東西是避免不到的,有些東西是要有準備的。我們過去堅持了31年,是去悼念六四,這個不是一個‘輕飄飄’(隨便)的承諾、不是一個不準備付出的承諾,(中國)國內的我們的伙伴、我們的手足,做同樣的事情、甚至更加輕微的事情,去悼念六四、去講六四這件事情,面對的是3年、4年、10年的坐監(牢)。”
鄒幸彤表示,如果當初沒有決心要付出,一開始就不會堅持悼念六四死難者。她強調,支聯會對六四死難者及天安門母親的承諾,並不是“輕飄飄”的承諾,不會因受壓而輕易放棄。
鄒幸彤說:“我們如果不準備有這樣的付出,我們不會做這件事。我們一開始時便知道這件事是共產黨所不喜歡,我們都知道香港真正的統治者是共產黨,但我們堅持要講我們的說話;我們這個承諾對天安門媽媽、對當年的死難者、對所有流亡的、囚禁的手足、伙伴、朋友,不是一個虛無的承諾,不是說一有壓力就要退卻的承諾。所以我們會堅持做我們合理的行為,政府真的要不合理地去打壓,真的要‘夾硬來去拉人’(強行拘捕),我們也願意承受。”
鄒幸彤表示,支聯會已經準備了六四當晚最壞的情況,預備了後備方案,假設所有成員被拘捕,支聯會還有一個網上的方案,讓世界各地的人士參與。
鄒幸彤強調,就算警方反對六四燭光集會,但不能阻止市民在街上手持燭光,她表示,支聯會堅持維園裡面要有悼念六四的燭光,她又表示,形勢如此更加要靠市民自發的行動能力。
天安門母親運動成員劉家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是國安法實施後首次六四紀念日,她坦言舉辦悼念活動是多了一份壓力,組織有不少義工因為政治環境的轉變移民海外。
劉家儀說:“我們的確有很多的義工朋友,他們是爸爸媽媽,他們協助天安門母親都很多年,他們自己現在最重要的重中之重,就是為自己的子女爭取自由。所以有部份的義工朋友離開移民海外,其實我覺得這個是(好像)‘走難’(逃難),因為他們都走得很急促。另外一部份的朋友,就的確是對於一些被拍到樣(貎)的行動、活動,他們是有些擔憂的。其他的部份我們都繼續堅持下去,問題就不大的。”
劉家儀表示,仍然會堅持在香港舉辦六四悼念活動,不過,她坦言以往擺街站都不會擔心被警方“冚檔”(取締),但是國安法之下,她認為香港人已經不能夠坦然無懼地行使言論及表達自由。
劉家儀說:“擔憂就是接下來因為我們一連串在街上,會派蠟燭、會做一些宣傳活動,我們就希望不會受到很大的干擾或者會‘冚檔’(取締),這些亦都是我們以前沒有的擔憂。從前香港人覺得這些東西根本就是我們很基本的生活保障,我們言論自由的一部份。但是很不幸,現在我們如果去落實我們的言論自由,或者我們發表意見的時候,我們都要擔憂會不會有警察、有國安,或者有其他人士來打擾我們的街站,這個亦都是很多的義工朋友現在是有擔憂。”
對於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及劉凱晴4名年輕社運人士,因為參與去年六四燭光集會,被判監禁4至10個月,成為首次在香港參與六四燭光集會被判監的人士,劉家儀表示心痛。她認為,點燭光是否犯法,公道自在人心。她不希望香港變成中國大陸一樣,走上“皇帝專制”的舊路。
劉家儀說:“我覺得很心痛的,說真的難道真的進去(維園)點了燭光,你就覺得他是犯了法嗎﹖有沒有犯法就真的公道自在人心,而且當天有幾多市民在現場都有點起燭光。不要說六四,有些市民在網上叫做開玩笑,中秋節還多人過維園點起燭光,是不是以後‘不許百姓點(燭)光、只許州官放火’﹖我相信沒人願意香港同中國走回這一條‘皇帝專制’的舊路。你問我如果因為點燭光而犯法、而坐監(牢),我會相信任何被判的人士,都會覺得他是沒有犯法,他只是在履行、在堅持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至於是被抓去坐監(牢),我相信香港人以及他們都是很無奈的。”
至於判刑會否阻嚇市民參與六四悼念活動,劉家儀表示,就算香港的情況壞到有一天連蠟燭都不可以賣,她認為悼念六四的燭光仍然會長存在香港人的良心裡面。
劉家儀說:“因為現在根本就是沒辦法,可以在一個大家覺得有公義的法治基礎底下,去受到一個尊重人權的審判,有些東西既然要來的就來,既然逃不過的,我們就一齊‘捱落去’(熬下去)。但是儘管有一日全香港的燭光、蠟燭都不准賣了,全香港沒有了燭光,我都相信那點燭光都還在香港人的良心裡面,是永遠你磨不滅的。這個是絕對會出現的,我不覺得會奇怪的。在中國歷史上你真的會沒收所有點火的東西的,是不是﹖如果有一日、如果我們香港已經瘋狂到在某一段日子賣蠟燭是犯法,我們不可以再有蠟燭這樣東西,我相信燭光亦都存在、絕對存在。”
劉家儀表示,一直支持天安門母親尋求六四事件真相,亦盼望有民主的中國,六四事件不會再發生。她又表示,天安門母親已年屆70歲以上,但中共不允許她們在清明節掃墓,亦禁止她們在母親節聚首,她質疑這些70到80歲的老人還有甚麼能力、體力可以令一個國家這麼恐懼?劉家儀表示,期盼北京有人道安排讓天安門母親“老懷安慰”。
在支聯會街站領取悼念六四蠟燭、化名陳先生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參與六四燭光集會已經很多年,今年會視乎情況,未必一定到維園點燭光,他認同可以將燭光遍地開花。
陳先生表示,多年來堅持悼念六四,是希望爭取民主,他亦都支持支聯會五大綱領。
陳先生說:(悼念六四)那個意義,都是香港也好、中國內地也好,都是想有民主而已,以及(支聯會)其他口號都是支持的。
支聯會擺街站期間,大批軍裝警員到場拍攝街站的情況,抄下支聯會派發的傳單內容,又搜查支聯會成員的身份證等資料。警方表示,接獲報案人指稱,有人在旺角港鐵站出囗外,進行非法籌款活動。警方到場後,發現有團體設置街站並有多人在上址圍觀,於是勸喻在場人士不可聚集,以免違返限聚令,又警告街站團體不可以進行未經批准籌款。支聯會表示,籌款箱只用作收明信片,其後亦將籌款箱收起。

详情

新塘有鸡叫吗 Copyright © 2020

性啪啪Chinese东北女人 杨林大学城快餐怎么联系 一次半个小时的感受 徐州好玩的地方 宿州卫校几点接活
新塘最好的小区排名 性108式名称和动作图解 一次快餐是做些什么 宿迁哪里女的出来卖的 新郑t2航站楼接机指南